笔墨落樽前

楚白| ू•ૅω•́)ᵎᵎᵎ花皇(⁄ ⁄•⁄ω⁄•⁄ ⁄)千恩(*/∇\*)搞事(。ò ∀ ó。)

总觉得这个笑容不简单啊!明明刚刚还在不领情呢,为什么一听馨诚说‘咱爹’你就如沐春风的笑了_(:з」∠)_啊!韩彬大大你告诉我,为什么!以及我看到袁适正式出场了啊,传说中的修罗场是要到了吗?啊啊啊啊啊,我好激动!高举彬诚,双关年下大旗不动摇(。・ω・。)ノ♡

嗯,这很兄弟情谊_(:з」∠)_

还是先把flag立下吧,免得我又没动力写了。生日那天三篇坑的文各更一篇当做给自己的生贺了!毕竟20大寿呢_(:з」∠)_

我大概……又爬了一座百合墙!别说了,千恩我站定了!外冷内热的千指大人×外骄傲内傲娇的有恩首席(*/∇\*)

【楚白】这里是楚白世界2


2.

——你真失忆了?

楚留香坐在靠近门口的桌位上,喝着吕大掌柜的亲自沏来的一壶本店最高级的绿茶,质疑的看着不敢上桌蹲在柜台边上抱着个空空的瓜子罐儿护身的白展堂问他。

——真的,真的,比真金白银还真。
沙溢似小鸡啄米般狂点头回答。

——小白,你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仔细想想可是遭了哪个记仇小人的暗算?

——我真的就只睡了个觉,再纯洁不过的一觉了!我发誓!
沙溢哭丧着脸发誓以表坦诚。
我记得剧里盗圣和盗帅也没啥恩怨情仇啊,唯一的交集也就有一场在台词里的轻功比试呀!现在他找上门来是干嘛的啊?盗界考核?回收玉牌?乖乖啊,不是要命啥都可以给你啊,我已经够背了,不能再丢了小命啊。

——楚…
沙溢一时吃不准改怎么称呼眼前的人。
楚留香?直呼其名好像不太客气啊。
楚大侠?不行不行,他跟老白也就是盗界平辈,也不太降老白的身份了。
楚盗帅?也不行,动不动把人“盗”的身份摆在台面上这不戳人家的短吗?

——楚…
沙溢咬着指甲还在自己的小心思里斟酌,顺便偷偷拿拿余光撇他。

咦?他怎么突然洋溢出了一种开心的微妙表情?

——你以前也这么唤我的,你记得?

啊?
记得啥?
这只是个美丽的误会而已。

当然咯,嘴上肯定不能这么说,你看人这么高兴的时候也不能突然泼人家一盆冷水不是,做人不能这么刻薄,要有脑子!

这么思索着,沙溢便顺杆子上爬拿出了毕生的情切友善堆成笑容坐上了桌,与楚留香隔着一张水曲老榆木桌面的长桌深情的遥望对面楚留香。

——记得记得,这么深厚的感情咋能忘了个彻底。

不管了,先哥俩好着吧。
行走江湖,多傍两个大佬总是对的。

——小白。

瞅瞅,你们瞅瞅,要不咋说哥是实力演技派,随便一个眼神,一句台词,瞧把咱楚香帅给感动的,给深情款款的……

哎?
等等?
这个深情款款……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呀?

就在沙溢又要啃指甲思考的时候,姬无命人未到声先至。中气十足一声喊从门口顺风传进沙溢耳中。

——小白,我回来了。

——小姬啊,你就是我的小天使。
沙溢看着如天神降临一般站在门口,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头绑发带额前两撇发须像个黑黢黢的小龙虾一样的姬无命,百米冲刺一般的扑了上去,抱着他差点哭出声。

大哥,你可回来了!
你就是我生命的保障啊!

——楚留香?你什么时候到的?

姬无命拖着死力攥着他衣袖不撒手的怂包沙溢进了屋,有些惊讶却还是很熟络的跟楚留香打招呼。
可是楚盗帅就没有这么热情了,阴沉沉的黑着脸,整个人散发着寒气,好像刚从北极冰窟里出来海豹一样。
不仅不熟,跟姬无命那都不在一个季节里!

——不早不早,也就轻功比你高了几十年的功力而已。

姬无命让他的眼神吓得小小的心悸了一下。
——咋……咋的了?

姬无命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楚留香,又看了看自己身后的沙溢,沙溢一接触到姬无命的眼神询问便死命摇头,把自己摘干净。
不是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

姬无命摆摆手。不管这个。
——我今晚接到一个大单子,你跟我一起去干。

沙溢一听这话宛若惊弓之鸟,一把甩开姬无命的胳膊。

——啥玩意儿?偷啊?

姬无命看着他不说话,用嫌弃的眼神告诉他。
不然你以为呢?

——你出去不是给我找百晓生咨询我的问题了吗?一出去三天多合着你是接单去了啊?我重要还是单子重要啊,再说了,我不会武功啊现在,你让我这么胖一只大头娃娃鱼送上去给人家红烧了吃啊?你个死没良心的,为了银子连我们这么多年的竹马情谊都不顾了吗?

——我啥时候又不顾竹马情谊了啊,这就是百晓生告诉我的办法,这叫行为刺激治疗法,你懂个屁,听我的跟我走。

姬无命哪儿听他控诉的那老些废话,抓了他的手就要拖着走。

沙溢死命挣开,这次是真要急哭了。

——我真不行,我啥武功都没有了,这会死人的,不开玩笑,不行我点给你看。葵花点穴手!

沙溢姿势一做周围除了楚留香也没有旁人了,所以就只好拿他当试验品,俩指头就直接戳了上去。

楚留香僵硬的坐着,眼神直勾勾的瞪着姬无命,像一把刀要剜他骨血割他肉一般,一眨不眨。

三个人的大堂。
安静如鸡。

——卧槽,小白,你可以啊!盗帅也能给你定住,还废什么话啊,这办法效果甚好啊!走走走。

姬无命一边感慨一边就拖着蒙蔽的沙溢走了。

我点上了?我明明连穴道都不知道在哪儿啊!
宁财神,你为什么没有告诉过我葵花点穴手其实是个语言攻击技能!

而尚儒客栈里从后院探头探脑出一个小脑袋瓜的吕秀才在姬无命二人一走便心忧忧的蹿了出来。

这一动不动的别是死了吧。
祖宗保佑祖宗保佑啊!这客栈可千万不能出人命官司啊!

——客官?

吕秀才一边轻声唤一边伸出跟手指头戳了戳他。
楚留香依旧我自岿然不动。

——大……大侠!
带了哭腔,害怕而急迫。

——干嘛?
楚留香猛的一回头紧锁眉头。

吕秀才惊喜的抹了抹眼角。
——客官你没事儿啊!太好了!

楚留香满脸嫌弃的回他。
——软绵绵的俩指头戳一下能有什么事儿啊?

——那您刚才这一动不动的是……

——没见过别人感情不顺使个小性子冷静一下啊?

楚留香说得理直气壮,让吕秀才哑口无言,只能连连赔笑。

您武功高强,您厉害您说了算。
惹不起惹不起。

这里是楚白世界

盗圣退隐了!
盗圣一夜之间武功全失了!
盗圣不仅没了武功,好像脑子也不太在了!
盗圣balabalabala……

几日前江湖月报上跟进了一篇来自“佚名”的知情人士爆料的盗圣秘闻一时间成了各大酒肆茶坊居高不下的热门话题。
你说说,好好的一人睡了个觉醒来就武功全失了!有人说这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有人推测是中了某种新型毒药,还有人猜盗圣这是被人下了降头……各种奇思妙想数不胜数,多得明眼人一看都能看出最近江湖是真的闲得蛋疼了。

而被发小姬无命临时藏在尚儒客栈里的武林新晋
头条也正嗑着薄皮大瓜子百思不得其解。

到底是睡觉前的闭眼姿势不对呢还是早上醒来的方式错了呢?咋的就穿越了呢?还是穿到自己演过的剧里了。
这什么玩意儿啊这都是。

想不通啊……想不通……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客栈掌柜的吕轻侯看着这位白客官都堆了两个瓜子壳山,眼见就要开始堆第三个了,一句话梗在喉咙里想说不敢说的,纠结得五官都要打结了。
当然这也不是怕他吃得多,主要是,这前几天姬客官总共就给他的房压了那么点儿铜板,这几天被这位白客官挂瓜子帐都给挂得差不多了,咱这小本生意可是不赊不欠呐。

——这位客官……
吕轻侯一边傻着赔笑一边摸着都快圣人言读懵的脑袋一步一挪凑了过去。
——子曰……

——去!

吕轻侯吓得一个踉跄躲回柜台后。

沙溢后知后觉拍了自己一脑门,哎呀妈,这拍戏之后的自主生体反应又没控制住。

——那个……秀才啊,我不是故意凶你的。

哪曾想这反差变脸让刚刚受到惊吓的吕秀才突然对上他笑得慈祥如和煦春风的脸更是惶惶不安。

——不敢不敢不敢不敢,这位白大爷您随便嗑,不够是吧,小的再给您拿点儿去。

哈了几腰便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往后厨跑,还差点撞到转角的楼梯柱子上。

沙溢又纠结了?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张脸笑起来这么可怕吗?这个吕秀才的胆子比喻恩泰演的还怂啊?

说起来还真挺怀念那段时间的。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哎,说回来这个姬无命是真的一样不靠谱,这都出去找百晓生找多少天了,方法没找到人也找不见了,太没责任心了,留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帅哥在这客栈里很危险的。
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同福客栈,哦不,现在还是尚儒客栈,百分之百被敌军找上门的体质吗?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等掌柜的来了我可事先要提醒提醒她这客栈风水不好,还是对面赛貂蝉的怡红楼的地盘好些,不对,后来怡红楼开垮了,应该也不怎么吉利……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第三座小山正式竣工。

沙溢看着已经空了的瓜果盘想着这吕秀才端个瓜子也太没效率了,刚转过身冲着后厨的方向要开口喊他。

——小二儿,住店!

大厅里就一个人。
沙溢很不爽,咋的我就长得像个跑堂了的是吧,小二喊谁呢?哥现在是客人,是上帝!这没眼力见的古人。

皱着眉头转回大门口的方向。
就见一个白面小生。白玉束冠,冠髻垂下来在身前搭着跟两根小辫儿似的,剑眉英挺凌厉,但是眼睛微圆所以给人感觉还是很友善,嗨,白了说,就是挺软柿子的,大概可以捏一捏。
不过大概是突然又想起了这个客栈要死的蜜汁体质,沙溢还是留了个他为数不多的心眼。

——住店开房填张表。

说着指了指柜台的位置给他。
那人也就真信了他,自己去了柜台那了支笔头都开了叉的毛笔饱上黑墨,在一张白纸上落笔,书了三个字便停了手转身问他。

——要填写什么。

——身份……
不对,这年头没有身份证号码。
——哦哦,填个名字就好了。

那人点点头。将写了名字的纸递给他。

楚……楚……楚……楚留香!
!!!

沙溢吓得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在帘子后面悄悄钻出个脑袋的吕秀才远远看见这三个字也觉得自己有点头晕脚软。
吕氏的列祖列宗啊,孙儿只想安安静静开个客栈考个功名啊!

楚留香看着他面前哭笑不得的白玉汤帅气的一甩手收了纸负手到身后,一手展开折扇轻摇。

——小白。

小白?
嗯?
楚留香?

宁财神,我似乎穿越的是一个假剧本。

——姬无命说你武功全失了,怎么你似乎也不认识我了?

——呵,呵呵。
谁让当年剧组穷到请不起楚留香的群演啊。

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小姬啊,你在哪里啊?宁财神骗我!你快回来给我讲讲剧情发展啊!
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好吧,新坑,沙溢视角,大概剧情就是沙溢穿越了,他以为自己穿了到武林外传,其实是穿到了楚白世界,然后一路发现白展堂和楚留香不得不说的小秘密。宁财神,你这个大屁眼子!

我管不住我的脑洞了

沙溢这个智商让我开了个穿越脑洞| ू•ૅω•́)ᵎᵎᵎ

但是因为vv一度吞我视频,甚至在昨晚台词剪到一大半的时候直接白屏然后视频不见踪影。
我真的玻璃心了,我要冷静几天。
视屏还是半成品,但是剧情已经完整了,只是没加台词和字幕。
我也不确定我冷静晚回来还会不会继续来搞这个视频,所以还是加个文字版剧情解释先把它放出来了。b站也没有加tag.进去看的都是随缘。

最后让我再表白一发楚白圈,一群大佬啊,又是共享资源,又是传授剪辑经验的,爱你们么么哒!(。・ω・。)ノ♡

系统说有××词所以我截图发了。
重新艾特相公公 @兰若昆吾
我带着嫁妆下嫁了,不要嫌弃我这个破破烂烂的嫁妆(ಥ_ಥ)

子书墨白:

(づ ̄3 ̄)づ╭❤~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